从中本聪在BitcoinTalk的回帖看区块链开发的属性

  • A+
所属分类:商业分析 投资复盘
记得中本聪在2010年6月17日于bitcointalk.org上回帖时提到过,“The nature of Bitcoin is such that once version 0.1 was released, the core design was set in stone for the rest of its lifetime.”
 
下图是原文内容:
从中本聪在BitcoinTalk的回帖看区块链开发的属性
 
中文意思就是——“比特币的本质是,一旦0.1版本发布,其核心设计将在其余生中保持稳定”;“如果比特币大受欢迎,那么这些都是我们将来要探索的东西,但是必须在开始时就进行设计。确保以后有可能。”
 
以下是谷歌直译的内容,英语困难的朋友可看:
从中本聪在BitcoinTalk的回帖看区块链开发的属性
 
从中本聪的回复和BTC的发展来看,BTC到现在也就更新到了0.19.0版本,已经过去十年了。如果从软件更新的角度看,传统的APP软件估计都不知道要更新多少个版本了,下面是支付宝APP更新周期截图,现在都更新到了10.x.x版本了。这也间接体现出了区块链DAPP和传统APP的差别。
从中本聪在BitcoinTalk的回帖看区块链开发的属性
 
因为BTC彻底去中心化的特性,使得变更一个版本都是困难的,一开始就想好、设计好是非常重要的,BTC到现在也没太大的变化。就像中本聪说的一旦0.1版本发布,其核心设计将在其余生中保持稳定。这是BTC的许多悖论特性之一。
 
从中本聪在BitcoinTalk的回帖看区块链开发的属性
 
大部分人都相信,任何软件都是可以轻松更改的。但在区块链的DAPP中就变得有点不同了,你要变更一个软件的功能并使其生效,推广是需要很多节点(人)的同意,这可以从社会契约论的角度理解。
 
将比特币视为由技术层驱动和自动化执行的社会契约。如下图:
 
从中本聪在BitcoinTalk的回帖看区块链开发的属性
 
我们改动软件代码的操作只是在技术协议层面实施和执行,但要让其生效就需要参与契约的人(节点)也同意,这也就其脱离了纯粹的软件开发,涉及到了契约规则层面,软件共识。
 
从这样的特性看,大型的区块链应用可能不会有太多,就像长期存活的宗教也就那么几个一样。但它一旦生存了下来,应用规模一定会非常大,生命力也会非常顽强。因为越强大,人们对这份软件契约的共识越强,认可的人也越多。
 
顺这个思路延伸下去,开发并落地一个区块链应用涉及到的东西确实是不止软件开发那么简单。比特币的规则是在社会层制定的,并且比特币软件只能使契约规则自动化运行。
 
例如:如果社会契约和协议层存在分歧,协议层是错误的 ,即使修改了代码,协议层未能临时执行合同规则,并不会对合同本身的有效性产生永久影响。也就是更改后的代码并不能马上生效。需要提议改变契约规则。
 
  • 那谁可以更改比特币规则?
 
合同规则是在社会层面上不断制定和重新谈判的。比特币的实现协议只能使这些合同规则自动化运行。当许多人在计算机上运行遵循相同规则集的比特币软件时,比特币作为一种计算机网络应运而生。
 
只要你遵循的规则集与其他所有人相同,你就可以留在网络中。如果你要单方面更改本地计算机上的比特币规则,则不会影响网络的其余部分,只会使你被逐出,因为你们不再彼此了解(可以说你现在使用另一种语言)。
 
改变比特币规则的唯一方法是提议改变社会契约。每一个这样的提议都必须被网络中的其他人自愿接受,因为只有当足够多的人积极地将其包含在本地规则集中时,它才成为规则。说服千百万人是难以实现的工作,实际上排除了任何有争议的变化,这些变化永远不可能获得广泛的社会共识。这就是为什么可以——以反映其成员愿望的方式升级比特币网络的原因,同时又可以令人难以置信地抵御不良行为者的变化。
 
  • 比特币令牌本身没有价值。价值纯粹存在于社会层面。
 
如果将比特币网络分成两个网络,每个网络都有自己的令牌(Token\代币):一个带有错误的令牌,另一个是没有错误的令牌。每个比特币持有者在每个网络中将拥有相等数量的令牌,但是这些令牌的价值将完全由市场决定,即,下一个人愿意为它们支付多少。
 
在这一点上,重要的是要了解比特币令牌本身没有价值。无非是分类帐中的数字。价值纯粹存在于社会层面。因此,社会共识决定了两个代币中的哪一个将获得经济支持。所有的经济价值都有可能迁移到新的,经过改进的网络中。
 
当比特币软件成功实现社会契约规则的自动化时,上图中两层模型就同步了
 
而且,当软件暂时不同步时,它始终有社会契约作为灯塔指引。这个最新的错误不会是最后一个。社会契约理论使我们确信,错误可能发生并且不会威胁到比特币的社会制度。
 
  • 比特币分叉会危害无通货膨胀规则吗?
 
由于比特币的软件是开源的(允许用户验证其规则集是否遵从其规定),因此任何人都可以复制并进行更改。这就是所谓的“派生”。
 
但是,如上文所述,这些更改仅在协议层而不是社会层进行,无需先更改社交层上的规则,分叉比特币的唯一结果就是你从网络上驱逐了自己。
 
如果您想分叉比特币,而又不想让新网络立即消失,则必须先分叉社会契约你需要说服尽可能多的人,说你的规则集对他们更好,这样他们才会与你一起更新他们的规则。
 
这样的货币分叉稀少且难以胜出,因为它们需要数千人的支持。想使用分叉来创造价值就像将”总统竞选活动“作为金融投资。
 
同样,关键是要了解代币的所有价值纯粹是一种社会建构。令牌没有任何价值。它们从社会共识中获得价值。派生协议不等于派生社会契约,因此默认情况下,新令牌毫无价值。在极少数情况下,社会契约本身会分裂(例如,比特币现金),你最终会遇到两个较弱的社会契约,每个人所同意的契约都少于旧契约。
 
一般而言,金钱,特别是比特币,可以看作是社会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契约。比特币也不是一个新合约。这只是合同的新实现,可以追溯到数百年前。与以前的尝试相比,比特币的实现是一个巨大的改进,因为它为其自身的安全性创造了竞争激烈的市场。比特币的社会层和协议层是相辅相成的,它们之间的关系使我们能够洞悉规则变更,分支或协议错误等鲜为人知的概念。
 
综上所述,开发一个区块链DAPP你可以从社会契约论的角度出发,将DAPP分为社会契约层、协议层来架构框架,使其能够自动运行,如上图,并充分考虑其中的影响因素。
 
最后,也让我想到了鲁迅先生的那句话:“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有了路”。比特币令牌本身没有价值,屯的人多了也就有了价值,价值纯粹存在于社会层面。
 
以上就是我对区块链开发收集整理的一些观点和初步思考,可能存在知识盲点,仅为个人观点,不承担任何后果,请选择性接纳。
 

以下是其他网友的一些观点,供参考:
 
1/原文链接:
社会公约和社会契约是现代化社会的基础,而开放透明、不可篡改、对等互联、易于追溯的基于区块链的信任价值网络,正在让社会契约成为数字化时代的寻常。
 
2/原文链接:
区块链落地项目更像是硬件开发
区块链项目,宁可慢,也要稳 —— 软件开发领域的 “敏捷开发策略”(Agile Software Development Strategy)在区块链项目上是绝对不靠谱的…… 
因为区块链项目一旦上线,就最好不用再改,可以长期稳定运行…… 至少应该不用大改就可以长期稳定运行。
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例子就是以太坊。自以为是地上线之后,很快出现了系统漏洞,所以不得不 “硬分叉”,遗留了一个迄今为止谁都不知道能干嘛用的、最后只能被炒家们玩弄的 “以太坊经典”(ETC)…… 据说,2020 年以太坊又要从 POW 切换到 POS —— 那么现在的链又要成为另外一个 ETC…… 至于现在以太坊上那么多东西怎么办?项目方的说法很花哨,翻译过来就是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顾不上了…… 我不管了!”
从这个本质望过去,对2020 年即将仓促上线的大量 “区块链落地应用”,我们没办法直接放心 —— 我所能看到的是,将会有大量的财力、物力、人力化为乌有……
让软件开发人员做硬件开发,是极度不靠谱的 —— 这句话值得深思。
 
  • 参考资料
 
 
 
 
weinxin
微信公众号
健康知识分享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